猎天神魔第二百七十一章按图认亲离开

发布时间:2020-05-27 20:10:47 来源:静海县律师网

猎天神魔 第二百七十一章 按图认亲

导读:谢天道:“你这人真怪,自古有劫道的,劫财劫色的,可没见过劫亲的!怎么着,你强行攀亲啊?”胖子发现无论自己怎么解释都解释不清楚,心中一着急,几步跑到卷轴下面,把其中一根束带用力一拽……哗……

刘府建在一处空地上,方圆四五里竟连户人家都没有,倒像是主人专门挑选这处人烟稀少的地方置办宅院。请大家看最全!说起来,刘府距离村镇并不远,又好像是这里的村民故意避开张家,并把他们孤立起来。

胖子端着桌子正气喘吁吁地和伙计们立在门口,等候三人到来,厨子应该是去忙着准备饭菜了。胖子见三人远远过来,脸盘有多大,笑容就有多灿烂,别提多开心。

谢天暗道:想来也是个大户人家的纨绔子弟,看这一身膘就知道,平日里花天酒地,家里一定是不缺灵石。再看他家这府邸规模,占地足有数十亩……

胖子迎上来道:“三位贵客光临,蓬荜生辉!快里面请!”

谢天一进大门,立刻惊呆了!

也不知道大户人家都是怎么过的光景,好端端的大院子竟然杂草丛生,竟像是处废弃的老宅!

荒草丛中只有一条不到一尺宽的小路,通向正中间的大庭,建房时,匠人倒是下了一番功夫,只可惜无人看护,显得甚是荒凉。

胖子从中间走过,半人高的荒草分道两边,三人大为惊诧,互看了一眼,只好跟在胖子身后……

大庭空间宽敞,里面除了一副又一副挂在房梁墙上的巨幅卷轴之外,别无他物,长长的束带从卷轴直接垂落距离地面三尺高的地方,只要一伸手,就能把卷轴放下来。束带原本是红色的,有断了的重新续上,许多束带的下端由于长年累月的拉拽,显出深黑的脏渍。

奇怪的是,庭里甚至连张桌子也没有,几乎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南宫玉树这才明白,为什么胖子不辞辛苦要把醉月楼的桌椅家当全给搬回来……

谢天看着挂在房梁和墙上的卷轴,泛着一股岁月的沧桑,只是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内容,心里突然生出一股怪怪的感觉。

这么大个庭院,没有家具,没有下人,甚至连最简单的家当也没有,真不知道胖子这身肉是怎么吃起来的……

伙计把桌椅往正中间一摆,全都退了出去,虽然有桌椅,却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吃饭的地方。

胖子招呼道:“哥,来来来,赶紧坐!请上座!”

谢天忍不住问道:“你们家就你一个人吗?”

胖子开心地抚掌笑道:“哥,你真厉害,之前是我一个人,可现在不一样了,我多了两位舅舅,和一位姑姑!”

南宫玉树指了指三人,愣道:“你是说我俩和她?”

胖子认真地点头道:“对,对!舅,你真聪明!”

南宫玉树突然想骂人,怒道:“谁是你姑姑,你要叫也得叫嫂子!”

轩辕慧意味深长地瞪了南宫玉树一眼,银牙紧咬,小嘴恨恨地嘟起来,一路上南宫玉树总是不放过任何占她便宜的机会,轩辕慧都记在心里……

谢天道:“你这人真怪,自古有劫道的,劫财劫色的,可没见过劫亲的!怎么着,你强行攀亲啊?”

胖子发现无论自己怎么解释都解释不清楚,心中一着急,几步跑到卷轴下面,把其中一根束带用力一拽……

哗……

卷轴从高处展落,那是一幅人物画卷,卷轴上的女子坏流抱着一个女孩,竟和轩辕慧长得极其相似,一手身后握着半支箭矢,一手拿着一枚面具,那面具居然正是母亲留给她的玲珑假面!

轩辕慧‘噌’地一声站起来,盯着画轴一动不动地看着,眼泪扑簌簌往下掉,南宫玉树双眼一瞪,跑过去揪住胖子的衣服,厉声问道:“臭小子,别来这一套,当我们都是三岁小孩?”

谢天把南宫玉树拉回来,低声道:“这些画挂在这里不是一天两天,就算是现画,这么大一幅,没有三五天都画不下来!我看这胖子也没什么恶意,且听他怎么说。”

轩辕慧走近画轴,死死盯着画中女孩儿手腕处的胎记发呆,一模一样的胎记……如果说最先这幅画慧慧认为可能是母亲,母亲的姐妹,姥姥,那这处胎记就直接把她的身份锁定!

画中人,就是轩辕慧!

她很清楚地记得,母亲的手腕上,什么都没有!

南宫玉树一扭头,看着且从实体企业层面未感受到政府各项微刺激政策的实际提升轩辕慧难以置信的表情,认真道:“慧慧,这画里的女子,真是你吗?”

轩辕慧点了点头,面无表情。

南宫怪道:“你怎么能确定?”

轩辕慧轻轻挽起手腕,和画中一模一样的胎记显露出来,南宫玉树觉得世界都混乱了……

胖子忙冲过来,跪倒在地,叫道:“姑姑,小侄乌宝给您老人家磕头了!”

南宫玉树骂道:“她还没嫁人,怎么就当了你姑姑?”

胖子急着解释:“这是太爷爷临终前,亲手画的,让我按图里的人在这里等您!”

轩辕慧两行热泪夺眶而出,哭道:“快起来,外公他?”

胖子也哭道:“太爷爷走得很安详,没有受苦!”

轩辕慧又道:“舅舅呢?”

胖子哭得更伤心,道:“姑姑走了没多久,管家就带着一伙来历不明的人突然闯进来,乌家只有我逃了出来,爷爷将神机屋交给我之后,与乌家堡一同覆灭!”

……

半响,陸戰兵胖子又从地上爬起来,把轩辕慧前面的画轴拉下,画中人不是轩辕城又是谁。

轩辕慧哭得跟个泪人似的,喃喃道:“都是我,害死了外公和舅舅!”

谢天忙开解道:“慧慧,依我之见,这些人虽然是跟着你去了乌家堡,可他们覆灭乌家堡的阴谋早有预谋,乌家堡擅长机关暗器,想要硬闯,怕是压根就无法进入乌家堡!”

胖子道:“没错,是管家出卖了乌家堡!”

轩辕慧勉强镇定下来,又道:“小宝,这么长时间,难为你了!”

胖子恨恨道:“爷爷说,让我找到你和舅舅,打开神机屋,不许报仇,不许修行,安安稳稳过完余生!”

轩辕慧冷冷道:“走到这一步,我们还能回头吗?”

南宫玉树走过来,轻轻拍了拍轩辕慧的肩膀道:“不管回不回头,我会一直陪着你!”

谢天道:“此事我们回到‘圣盟’再从长计议,此间不许擅自行动!”

胖子用崇拜的眼神看着谢天道:“姑姑,我舅说得对!”

谢天笑道:“对,轩辕城是你大舅,我是你六舅,他是你三舅,你一下子就多了六个舅舅,两个姑姑,放心吧,我们会照顾好你的!”

乌宝忙道:“舅舅姑姑别怪我在醉月楼失态,想这种办法把你们骗来,乌宝也情非得已!”

谢天道:“你做的对,稍有不慎,可能会有生命危险。醉月楼的掌柜和伙计都是乌家堡的人吧?”

乌宝摇摇头道:“不是,他们都是朋友!”

谢天赞叹不已,能有这样的朋友,也算乌宝的造化!

……

南宫玉树搭茬道:“怎么?你是骗我们来吃饭的呀?难不成让你三舅六舅和姑姑都饿肚子吗?”

乌宝笑道:“那哪能呢,你们等着,我亲自下厨!”

谢天道:“不是有厨子吗?”

乌宝道:“有啊,他是我的替身,我才是醉月楼的大厨!”

三人愕然,看着胖子离开,每人心里都揣着一番感慨。

……

乌宝做饭的效率很高,很快,丰盛的美味佳肴摆得满满当当,乌宝从外面进来,道:“三舅,六舅,姑姑,快尝尝我的手艺……”

三人吃得赞不绝口,谢天万万没想到,乌宝竟然还是个名副其实的大厨,手艺绝对牛掰!

……

吃完饭,乌宝把掌柜和伙计们叫来,低声道:“醉月楼你们继续经营,我参股的份子你们就都分了吧,也算咱兄弟相处一场,我留给你们的礼物。”

众人感恩戴德,原来醉月楼乌宝才是掌柜。

……

送走众人,乌宝看着身后的大院高声道:“爷爷,乌家堡的仇,宝儿早晚要报!”

南宫玉树道:“怎么,这么大的家业,你舍得丢下?”

乌宝笑道:“当然舍不得,我要带走!”

谢天一愣:“带走?”

乌宝从大门口丈量了七步半,蹲下身,从地下刨出一个坑,里面露出半颗骷髅壳大小的乌金铁蛋,乌宝往铁蛋上一按,只觉得地面颤抖,身后的大院子像折纸一样,一层层折叠起来,不到半盏茶功夫,就消失不见。

乌宝拿起乌金铁蛋,拍了拍上面的尘土,道:“这,就是乌家堡的神机屋!”

谢天吃惊地掂了掂这颗乌金铁蛋,愣了愣神,扭头问道:“想不到这世上竟然如此精妙绝伦的神技!乌宝,除了你,还有人会吗?”

乌宝的心情顿时沉了下来道:“怕再也没有了!若我死了,乌家堡的这门神技怕也从此要失传了!”

轩辕慧忙责道:“呸!呸!呸!小毛孩一个,说什么死啊活啊的!你要好好活着,将来姑姑还要看着你娶妻生子呢!”

南宫玉树忙道:“没错,你三舅别的没有,就只剩钱了,一定给你娶个漂亮媳妇!”

乌宝忙谢道:“多谢三舅!您最疼乌宝了!”

谢天看着天边一抹火红的夕阳,心绪久久不能平静,此刻他又想起了菁儿,还有另外一个人!

本书来自:

经期前小腹胀痛
大面积脑梗还能恢复吗
苏州白癜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