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见代理之家事代理分析

发布时间:2019-06-21 16:09:21 来源:静海县律师网

表见代理之家事代理分析

1、当事人情况: 上诉人(原审被告)徐邓和,男,汉族,1944年8月1日出生,住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小塘镇莲塘乡莲东村。 委托代理人张峰明,广东国龙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邓应添,男,汉族,1962年10月8日出生,住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丹灶镇新农管理区洲中村

1、当事人情况:

上诉人(原审被告)徐邓和,男,汉族,1944年8月1日出生,住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小塘镇莲塘乡莲东村。

委托代理人张峰明,广东国龙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邓应添,男,汉族,1962年10月8日出生,住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丹灶镇新农管理区洲中村。

委托代理人黎卫国,广东小塘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颜注棠,佛山市南海区丹灶镇法律服务所工作者。

原审被告徐永泉,男,汉族,成年,住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小塘镇莲塘乡莲东村。

2、案件基本事实:

徐邓和是个体工商户南海市小塘美益达五金厂(以下简称美益达厂)的业主。徐永泉是徐邓和的儿子。邓应添是个体工商户南海市丹灶荷村华发铁料店(以下简称华发铁料店)的业主。2003年12月3日,徐永泉以美益达厂的名义向邓应添购买铁料。2003年12月20日,徐永泉以美益达厂的名义向邓应添出具欠条,确认尚欠华发铁料店货款210572元未付。2004年2月24日,邓应添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诉称其向徐邓和供应铁料,徐邓和、徐永泉尚欠货款153509元未付,请求判令徐邓和、徐永泉支付货款153509元及按日万分之二计算的违约金,并承担诉讼费用。徐永泉在原审诉讼中对邓应添主张的欠款事实无异议,但认为货物质量有问题。徐邓和称美益达厂是其独自开办的,徐永泉并未受雇于美益达厂,美益达厂与徐永泉毫无关系,徐邓和亦未授权徐永泉代表徐邓和发生经济关系。在一审诉讼中,邓应添放弃了对徐永泉的诉讼请求。

二、[判决要旨]

1、一审法院认定与判决:一审法院审理认为,徐邓和欠邓应添货款153509元及相应利息,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应予给付。由于徐永泉提供的证据不能证实邓应添提供的货物存在质量问题,故对徐永泉的辩解,不予采纳。邓应添在庭审过程中放弃对徐永泉的请求,依法予以准许。徐邓和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依法可作缺席判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二、三款的规定,判决:徐邓和应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支付欠款153509元及该欠款从起诉之日起至付清款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付的利息予邓应添。案件受理费4580元、财产保全费1228元,合共5868元,由徐邓和承担。

2、当事人的上诉请求与答辩理由

上诉人徐邓和不服原审判决,向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称:一、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徐永泉并非是美益达厂的厂长,美益达厂是徐邓和独自开办的,徐永泉并未受雇于美益达厂,故美益达厂与徐永泉毫无关系,徐邓和亦并未授权徐永泉代表徐邓和发生经济关系。原审却认定徐永泉是美益达厂的厂长无依据。二、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导致适用法律错误。由于徐邓和与邓应添之间并无买卖关系,故本案与徐邓和无关。所以原审判决适用《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的规定,判决徐邓和向邓应添支付欠款并承担违约是不对的。三、原审判决定案缺乏证据。邓应添在一审期间向原审法院提交的《欠条》以证实徐邓和尚欠其货款,但该欠条并未经徐邓和签名确认,亦未盖有美益达厂的印章,故不能用来证实与徐邓和有关。综上所述,徐邓和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有误,缺乏法律依据,为此,请求依法撤销原审判决,并依法驳回邓应添对徐邓和的诉讼请求。邓应添答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徐邓和的上诉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原审被告徐永泉经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二审诉讼。

3、二审法院认定与判决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为谁是本案的债务人。在本案中,徐永泉以美益达厂的名义向邓应添采购铁料,并于2003年12月20日以美益达厂的名义向邓应添出具欠条,确认尚欠邓应添货款的行为,没有证据表明已得到徐邓和的授权,徐邓和对上述行为也否认是自己的意思表示,另外,邓应添在本院审理期间提供名片一张,以证明徐永泉是美益达厂的厂长,但徐邓和对真实性有异议,认为徐永泉不是美益达厂的厂长,邓应添也没有其他证据表明徐永泉是美益达厂的厂长,故徐永泉的上述行为所产生的民事应由徐永泉承担,而不应由徐邓和承担。原审判决徐邓和应支付欠款153509元及利息予邓应添错误,应予以纠正。因邓应添在原审诉讼中放弃了对徐永泉的诉讼请求,其对自己民事权利的处分,没有违反有关法律规定,本院不予干预。综上,邓应添的诉讼请求因缺乏理据,故予以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四)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人民法院(2004)南民二初字第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邓应添的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4580元,财产保全费1228元,二审案件受理费4580元,合共10448元,由邓应添承担。

三、[案件评析及相关问题探讨]

1、问题的提出

此案是一例买卖合同欠款纠纷,在该案中,徐永泉和邓应添对交易的发生和尚欠的货款数额均没有异议。本案争议的核心问题是,对行为人徐永泉以美益达厂的名义向邓应添购买铁料并以美益达厂的名义向邓应添出具欠条,确认尚欠华发铁料店货款210572元未付的行为,该行为所产生的民事应由谁承担,即谁应是本案的债务人。

在本案中,因徐邓和对行为人徐永泉的上述行为不予以确认,故若认为个体工商户美益达厂的业主徐邓和应承担,则需要证明行为人徐永泉的行为是职务代理或能够认定其是表见代理。否则,不应由徐邓和承担,而应由行为人徐永泉予以承担。对于徐永泉的行为是否是职务代理问题,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举证一般分配规则,因邓应添和徐永泉在一、二诉讼中均未能提供有关证据证实徐永泉的行为是职务代理,邓应添和徐永泉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邓应添和徐永泉称徐永泉的行为是职务代理,应不予认定。对此应该没有争议。

本案争议的问题是,能否因为徐永泉是徐邓和的儿子,就认定徐永泉的行为是表见代理?若徐永泉的行为既不是职务代理,也不构成表见代理的情况下,邓应添在一审庭审过程中放弃对徐永泉的请求,则法院判决驳回邓应添的诉讼请求,处理并无不当。那么,邓应添在一审庭审过程中放弃对徐永泉的请求,实在是有失诉讼策略。若不在一审庭审过程中放弃对徐永泉的请求,邓应添的权利也不至于失去救济的机会。对邓应添在一审庭审过程中放弃对徐永泉的请求的诉讼行为,笔者实在难以理解,也让人感到有些遗憾

。但是,作为一个法律问题,就事论事,在本案中,徐永泉作为徐邓和的儿子,徐永泉的行为就是表见代理吗?

在本页浏览全文>>(共计4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宝宝消化不良吃什么好小孩便秘吃什么小孩健脾胃的药有哪些

中年缺钙吃什么
怀孕初期腿酸怎么回事
怀孕七个月腿抽筋怎么办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