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我妖术的女孩第六百零六章买花真的送女友离开

发布时间:2020-05-27 11:10:28 来源:静海县律师网

教我妖术的女孩 第六百零六章 买花真的送女友么?

“来福,不要紧吧?”董婷拍了拍徐来福的肩膀,关切的说道。

“马马虎虎了,要不是小弋的配合,这还将助力别克品牌拓展中级车高端市场精神治疗必然得持续半个小时以上。”徐来福说道。

徐来福看了看表,二十五分钟,还好达到了自己军令状的要求。

易章弋则舒了口气,缓缓的睁开眼睛,对林子夜以及大家说道:“我已经,全部都记起来了!”

众人脸上皆是兴奋,林子夜的脸上兴奋之色尤为明显。

“我看小弋你最好在此睡上一觉,你现在的精神处于极度亢奋的状态,虽然你自身感觉不出来,但是我能看得出,如果一直持续下去的话,定会对你的精神有所损伤。”

徐来福向易章弋建议说道。

易章弋将徐来福的话分析了一遍后,心说,徐来福所说的自己也不怎么懂,但为了自己的记忆不再失去,还是按照徐来福所说的做吧!

当下,易章弋和林子夜说了几句简单的话语后,就闭上眼睛进入了冥想状态。

在相同的时间内,冥想要比睡觉对精神状态的恢复要好太多了,所以易章弋便选择了冥想。

话说回来了,冥想似乎好长时间都没有进行过了,今日再度进入冥想状态,昔日的那种熟悉的气息再度回到了自己的身体,让易章弋感觉舒爽无比。

见易章弋进入了冥想,林子夜和他们几个聊了几句家长里短后觉得无聊,所以便陪着易章弋进入了冥想状态。

孙阳和徐来福以及董婷眼神示意了一番,三人随后陆续走出了房门。

一来,这样可以不用打扰他们二人休养精神,二来,人家在休养精神的时候,自己在场是不是有点不太礼貌?

三人来到了花店之博柏利用英伦格子风的视觉冲击顾客的眼球内,不过董婷在接近门口的时候,孙阳就将其止步门前了。

“黑子,听贾道长的话,不要踏出这个院子,不然,我们都会陷入危机的!”孙阳说道。

董婷朝孙阳吐了吐舌头,然后说道:“不出去就不出去,反正有你们两个陪着,我也不至于无聊!”

原来,在董婷逃婚之后,陆续有几波寻人的异能者来到贾道德的花店里闹事,不过都被这三人合力干掉,贾道德再其身上施加了去除记忆的咒法,那几波异能者便像是个屋头的苍蝇一般,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但有一有二还会有三,经过几次三番的折腾,贾道德终于受不了了,由于,他在自己的花店后院上,大摆阵法,并且让董婷不准走出阵法之内,只有这样,才能不被异能者的鼻子嗅到董婷的所在。

这个阵法名叫‘天外无仙’,以桃木剑破指,鲜血为引,七七四十九道符咒镇阵,呆在阵中,任谁也发现不了阵中人的存在。

天外无仙一出,这不,到现在,都没有人能找来这里了。

叮铃铃……

位于花店门缝处的铃铛响了起来。

这个铃铛摆在两扇门的门缝上,只要有人开门,就能听见响动,铃声一响,就表示有客登门,贾道德就会从后院屁颠屁颠的跑到前台,做起买卖来。

不过此时,贾道德换成了徐来福和孙阳二人。

听到铃声响,二人不约而同的往门口看去,而孙阳更先一步的往门口走去。

从门口进来一个年轻男子,二十来岁,面貌清秀。

“请问先生要买花么?”

孙阳问道。

年轻男子没有理会孙阳,而是被贴在墙上的一张宣传海报吸引住了。

只听年轻男子朗声念道:“买花送女友……”

“恩……”孙阳向其点了点头。

“买花真的可以送女友么?”年轻男子皱着眉头,向孙阳问道。

“不送女友难道还送男友啊!”孙阳哈哈一乐,和旁边的徐来福打趣说道。

“放心,我是直男,我要来一枝花,”

话音还未落,孙阳便跟问道:“要什么样的花?”

“什么样的花无所谓,我在乎的是送我什么样的女友……”年轻男子说道。

“您……有多少女友啊?”孙阳被他搞蒙了,直接问道。

“一个都没有啊,怎么了?”年轻男子反问道。

孙阳挠了挠头,说道:“一个都没有……那您买花送给谁去?”

“不是送给谁,我对花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送女友’,请问,买了花之后,到哪里领女友啊?”

年轻男子从花盆里折了一朵花之后,就等待着孙阳的回答。

“您这是……”孙阳还是处于懵逼的状态,一脸大写的尴尬。

“他的意思是,买你一朵花,然后你送给他一个女友,了然?”徐来福噗嗤一乐,对孙阳说道。

“这位兄弟明显听懂了我的话,难道你在装糊涂么?”年轻男子将花放在了自己的鼻下轻轻的嗅了一嗅。

开什么玩笑,‘买花送女友’感情是这么个意思?

孙阳怎么就没有发现,如果自己能早发现这句话是这么个意思,至于现在还是单身么!

“哎我说你到底买不买花啊?”孙阳彻底失去了耐心,说道。

本来么,为了泡董婷,自己已经委身于此了,为此还不得不卖花抵房租,心情已经是极度低落,遇到正常的买家也就算了,今天偏偏遇到这么一个刺儿头,这叫自己怎么耐得住性子。

“当然买啊,但我要先看看女友是怎么样的,再决定买多少。”年轻男子说道。

“卧槽,你果然是来找茬的吧!”孙阳的暴脾气终于爆发出来了。

“消消气!”徐来福对孙阳说道。

徐来福从位子上坐了起来,走到年轻男子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指着孙阳对年轻男子说道:“这位兄弟,他还单身呢,你让他上哪儿去给你找女友送你?”

“我不管,你这不骗人呢嘛!”年轻男子指着墙上的宣传报说道。

“喂喂……”

徐来福也有点浮躁起来,对那年轻男子说道:“我们这里确实提供不出女友来送给你,这样吧,为了弥补你的损失,你去街拐角的地方一趟,那儿有一家卖老婆饼的老头,我想那老头一定能满足你的需求!”

“哈哈哈!”孙阳听到徐来福对年轻男子的劝告,顿时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来福,你真特么的有才啊!”

“低调,低调!”

徐来福向孙阳抛了个眼神,低声说道。

“我不管,”年轻男子将手中的花递到了徐来福的面前,说道:“今天我就要买花,而且,你必须提供给我女友,不然的话……”

说到这里,年轻男子一伸手,将墙角的一把花锄头吸到了自己的手上,然后,一挥手,将花店正中央的茶几砸个粉碎。

“形同此桌!”年轻男子喝道。

异能者!!!

一瞬间,孙阳将视瞳开启,徐来福的精神能力也一并准备了起来。

“就知道有问题,果然……”徐来福冷冷的看着年轻男子,对孙阳说道。

“我倒是没有觉得,还以为是个小流氓……”孙阳摇了摇头,暗说自己警惕性还是有待加强,幸好旁边有徐来福的帮衬,不然自己对付眼前这人,还真就没有办法了。

“说出你的目的,我们可以放你一马!”孙阳眼睛不住的看着这年轻男子,说道。

“没错,虽然你实力强劲,但以我二人的合力,你还是无法抵抗的,说吧,说出你的目的,我想,你不可能是为了买花,或者……送女友吧!”徐来福问道。

从刚才年轻男子所展露的异能来看,是个外放型的异能者,年轻男子可以将远处的物品吸到自己的手上,然后成为其武器,事实上也属于精神系的异能者,和徐来福如出一辙。

不过精神系也分为多种,徐来福专攻人体,而此年轻男子则专攻控制物体,此为不同处。

虽然说易章弋也能将远处的物体吸到自己的手上,但比起眼前这年轻男子来说,驾轻就熟上还是有所距离的。

徐来福和孙阳所说的没错,单打独斗的话,徐来福基本上能和此男子持平,孙阳虽说有精神空间可以傍身,但孙阳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使用精神空间的,毕竟,这招实在太逊了,将其吸到精神空间后,再将其暴虐一番,有点开挂的意味了。

“哦?”年轻男子笑了笑说道:“你们既然能看得出我的实力,就说明你们的实力的确是能和我相较的,我也说白了吧,我对这里的花不感兴趣,也对这里送的女友不感兴趣,恩……但这并不影响我是个直男的事实。”

二人一脸懵逼的看着年轻男子,心说,不是告诉你了么,这里是不提供送女友的服务的,再者说了,你是不是直男和我们没有半毛钱关系吧!

“如果你不成心买花的话,还请离开这里。”孙阳说道。

“离开之前,把赔茶几的钱留下!”徐来福应和说道。

“别急啊,”年轻男子将花锄头耍了几下后,竖在了地上,一手托着锄头把儿,一手叉着腰,对二人说道:“小小一个花店,竟然有两个异能者的存在,难道你们两个不准备解释一下么?”

“解释?”

二人相视一笑,对年轻男子说道:“你算老几啊,跟你解释?”

“我算老几,家里就我一个,你说算老几?!”年轻男子反驳说道。

“家里就你一个人的话……”

孙阳琢磨了一下,对徐来福说道:“他算个孤儿啊!”

徐来福呵呵一乐,“对啊,老大说的没错,是个孤儿!”

“你,你们!!!”

年轻男子气愤异常,手中的花锄头被他的情绪所染,颤抖了起来。

“看来你是死性不改啊!”孙阳捏了捏拳头说道。

徐来福则眯了眯眼睛,和孙阳对视一眼后,也准备在第一时间将该男子控制住。

“二对一啊,似乎有失公平啊!”

年轻男子慢条斯理的从口袋里拿出一副墨镜来,戴到了自己的头上。

徐来福见此情景,眉头皱了一皱。

孙阳疑惑的看着他,心说,这是怎么了。

徐来福似乎看透了他的想法,悄悄的对孙阳说道:“麻烦了,我的异能力几乎不顶用了,因为他戴上了眼镜。”

一句话,孙阳就明白了徐来福的意思。

徐来福精神控制的发动,需要借助眼睛来施展,年轻男子恰巧在此时戴上了眼镜儿,这直接就影响到了徐来福的异能力,难道说,这家伙能看得出徐来福的招数?

不应该啊!

孙阳用视瞳观察过年轻男子身体里的异能力动态,基本上分布在他的四肢和脑袋,四肢上最为多,脑袋上只有一小部分异能力在活动。因此判断出,这年轻男子根本就没有本事看出自己以及徐来福的招式。

之所以他在徐来福发动精神控制之前将墨镜带上,可能就是走了传说中的狗屎运吧!

然而,想明白了这一点,孙阳并没有高兴多少,因为……对付年轻男子的重任就落到了自己的肩上啊!

对了,不是还有小弋和子夜么,他们两个要是出来的话,那是会有绝对的胜算啊!

可二人此时在恢复精神,不过才十几分钟时间,真的要把他叫醒么?

孙阳摇了摇头,心说,不行,小弋为了董婷的事还差点失忆,不能在这么关键的时候打扰到易章弋的精神复原,就算是死磕,自己也不能让他进入到后院之中。

因为后院还有董婷,谁知道这年轻男子的到来,目的是不是董婷。

不过,既然想到了这里,那么,年轻男子如果目的真的是董婷的话,贾道德所布的阵法‘天外无仙’难道说,已经失效了么?

算了,不管它了,失效了之后让贾道德再重新布置一个也就是了,现在最要紧的就是阻止年轻男子进入后院。

打定主意,孙阳咽了口唾沫定了定心声,但见年轻男子已经将花锄头拿在了手中,单手作势。

“把我们家锄头放下,我和你单打独斗!”孙阳对年轻男子说道。

孙阳料定自己不是年轻男子的对手,欲要先将他的武器卸下,然后再从长计议。

“哦?以为我不用锄头就打不过你了吗?”年轻男子有点不服输的意思,将手中的花锄头扔到了一边,然后攥起了拳头。

年轻男子手一勾,“来吧!”

孙阳的脚重重一踏地,飞一般的飞了出去,拳之所向,年轻男子脸的方向。

年轻男子微微侧身,将孙阳的胳膊抓住,使劲的往他力量所去的地方甩去。

哗啦啦……

孙阳被年轻男子这么一扔,扔到了对面的花盆群中,瞬间砸碎了几十盆花。

“卧槽,我要完了!”孙阳脱口而出道。

虽然说这一击对孙阳来说没有什么大碍,但也是相当疼痛的,然而孙阳却丝毫不顾及自己的伤势,反而是心疼这些被砸坏的花朵。

“你没事吧?”徐来福以异样的眼光看着孙阳说道。

“卧槽,我要破产了,你没看见么,贾老板最心爱的花就这么跟着扑街了,你说我会不会也要跟着陪葬?”孙阳担心的说道。

徐来福点了点头:“看来你难逃一死了,临死之前,赶紧把他解决了吧!”

“好的,马上,你就瞧好吧!”

孙阳已经决定破釜沉舟了,于是……

“拳难近你身,只好褪生风!”

孙阳活动了一下双脚的脚腕,在原地热起身来。

“我觉得还是有必要提醒你一下……”

徐来福指着孙阳说道:“你脑袋出血了,是不是要贴几个k绷?”

“我知道!”

孙阳一边调节着呼吸,一边对徐来福说道:“这点血量还是吓不住我的,看我怎么虐他!”

说话间,孙阳已经完成了热身运动,原地翻了几个空心筋斗后,落地又接了几个托马斯旋转,如果易章弋在这里的话,一定会惊讶的喊出两个字来。

“体术!”

没错,孙阳不是一个固步自封的人,他也会想方设法的提升自己的实力,不然,这个社长还怎么当下去。

因为自己身无长物,所以只能业余学习体术了,最近几个月来苦练体术的他,在造诣上已经接近了易章弋,只是因为身体还没有打通任督二脉,不然的话,铁定能和易章弋对打了。

“哎?老大,看不出啊,你居然练过杂耍!”徐来福在一旁起哄道。

“杂耍个屁啊,这是体术,你只管看好了,别瞎比比!”

孙阳喝斥了徐来福之后,更加卖力的在地上做起了托马斯,随着托马斯旋转的次数越来越多,他做的越来越快,徐来福心说,如果再快一点,肯定能将这地板给掀起来。

“喂喂,你在干什么!”

一旁的年轻男子双手互搭的看着孙阳在他面前耍宝,一直没有点破,直到他现在开始旁若无人的耍起了托马斯之后,年轻男子终于耐不下性子来和他搭话了。

孙阳没有理他,只是自顾自的托马斯。

“这是在瞧不起我啊!”

年轻男子心一横,一脚踩踏了过去。

砰……

当年轻男子的脚碰到孙阳的‘托马斯旋风’之后,立刻被弹了出去。

年轻男子瞬间稳住了身形,暗说,好一招的托马斯旋风,自己当真不可能破掉此招。

脑梗塞病人的康复护理
吕梁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益母颗粒月经期可以吃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