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信托位置

发布时间:2021-01-25 12:50:35 来源:静海县律师网

本报 朱熹妍 北京报道

在历经五次整顿后,中国业正步入增长快车道,但是速度并不意味着一切,这其中,多家信托公司项目被曝出风险问题,保兑付的难题逐渐走向前台。在大资管背景下,超过保险成为第二金融服务行业的信托未来路在何方?

本报以此篇为“信托反思系列”报道的开篇。希望先下这样一个定位,与基金、不同,信托不仅仅是金融,它应该负担起更多的经济和社会管理功能。

在此系列报道中,我们还将对信托行业的风险控制、产品设计、从业人员生态、渠道、排名、投资以及投资者教育等问题进行反思,试图为信托业未来更好地发展尽一份力。

——编者按

中国信托业迈过9万亿门槛后,一场正本清源的暗流开始涌动。经过数年爆发式发展后,腿比脑子还快的中国信托在投资者和管理者眼中,已经有些“变了味”。

它可以是一场不会输的投资,是上市公司、房地产、地方政府新的融资工具,是让利益输出变得隐形的桥梁?但是,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信托仍旧是“云上风景”。

信托卖谁?

一位百万级的个人投资者在信托公司不惜排队几个月,就为买上称心的产品。面对房地产限购、令人失望的股市、低收益的定期存款和银行理财,年收益约10%且至今没有一例不能兑付的信托产品,产生的诱惑非同一般。

在众多资金的追捧下,信托资产规模6年增长了近10倍,截止2013年一季度末,达8.73万亿元。而2007年3月,主持修订的信托公司管理办法和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颁布时,信托资产管理规模仅为9000多亿元。

伴随着信托规模的飙增,诸多信托产品被“秒杀”的事件频频见诸报端。事实上,冲动的个人投资者只是表象,“秒杀”背后更多的是大资金持有机构台下操作。2013年一季度信托协会的数据显示,8.73万亿的信托资产来源中,由大资金对接的单一资金信托占比69.81%。

对于产品秒杀,四川信托的一位产品经理说,5亿信托计划在正式销售之前,就已经有3家机构竞相转款以待。相对于100万起步的“散户”,大资金机构更容易买到信托,甚至能得到同款产品中更高的收益率。

这些大资金并不神秘,拿出任何一家信托公司单一项目的账本就能清楚摸清底细——他们是银行由理财产品滚动而成的资金池、产业增长缓慢的工商资本。

今年以来,已有近30家上市公司将闲置资金投向信托。5月23日晚间,(,)公告称将投资4.5亿元参与信托投资,包括以4亿元购买重庆国信的一款信托受益权和以5000万元购买重庆信托的信托计划。这是本年度至今上市公司最大手笔的信托投资计划,在7个月的投资期限中,中国汽研将获得7.3%的年化收益。这是一笔不错的投资,而普通高主频i5双核搭配独显老百姓能购买到的人民币理财产品的收你在利物浦的雄心是什么益一直在下降——已从去年12月的4.5780%降至今年5月的4.3103%。

问题的另一端则是信托又帮助了谁?一季度数据显示,接近9万亿的信托规模用于融资的占比48.79%,投资类的33.76%,携程旅行战略投资途风旅游事务管理类17.46%;从资金信托的投向看,工商企业占比27.75%,基础产业占比25.78%;证券市场分得11.11%,金融机构占比9.43%,房地产占比9.40%,其他占比16.53%。

信托中的灰色融资令一位监管层人士感到十分不满。他认为,某些行业中信托贷款的快速增长,让宏观上对总体信贷的调控落空。市场上的现实是,房地产企业前两年通过信托贷款熬过“冬天”,又步入了2012年的“回春”。对房地产商而言,即便信托贷款要多付出近10%的利息代价,但部分项目换来的回报却高达30%。

上市公司股权质押,也从信托套取了大量资金,甚至比靠股市融得还多。诸如此类,在中国,信托仍像一个夹缝中游走的灰色金融工具,将很多不符合公募的融资需求短期证券化。其中,屈指可数的艺术信托、文化信托就像是创新的噱头,就像非主流。事物管理类信托,则更是寥寥无几。

被忽略的平民

有人问到一家大型信托公司董事长这样一个问题,老俩口有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孩子,他们希望能有机构在自己百年之后继续照顾独子,谁能代为此事?

这位董事长表示,爱莫能助。虽然这在欧美属于典型的信托业务范畴,但是这家几千亿资产规模的中国信托公司并没有开展这样的业务。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所长说,“居民财产性收入增加缓慢在于缺乏足够的金融投资渠道,需要财富管理专业化机构,需要信托机制完善经济管理和社会管理,信托机制不仅仅是金融制度,它具有很强的经济功能和社会管理功能。”

如果能做到这些,9万亿算什么?中国信托业协会与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共同组织的“中国信托产业发展战略研究”课题的总报告——《中国信托产业发展之路》指出,中国潜在信托服务规模在百万亿元以上。背后的逻辑是,截至2013年一季度末中国城乡居民储蓄存款突破42万亿元,折合约6万多亿美元,比加上欧元区的该项数据高出一倍多。按照美国、乃至日本的信托规模与存款规模的比例计算,这并非不可能。

人们都知道正道在何处,只是在便捷的暴利面前,谁会舍近求远。“信托的重要标志在于,所有权的转移。中国人并不习惯把钱交给别人管理。”这几乎是所有信托公司搪塞个人业务开展不起来的理由,但是这很难解释人民对于银行储蓄、购买基金甚至民间借贷的热情。兴业信托董事长的解释可能更接近现实。他说,信托公司的零售业务目前并没有开展起来,因为不允许设立分支机构、人员配置上也不够。

不过,这仍然没有触及本质。一位一线的信托经理的直观感受是,我坐在办公室里,几亿、几十亿的大单都弄不完,哪有时间去接待身家几百万的个人生意。一些现实制度的安排也同样成为阻碍——当信托走向时,就会碰上民政部;当信托靠近、公积金时就会碰上规章制度;哪怕做个简单的不动产转移,信托还得被来回征税。“不能让百姓受益的金融工具注定短命。”这是中国最大信托公司董事长的原话。但在现实的中国信托业,这仍然只是一句口号。

值得欣慰和期待的,这已经被认为是一致方向。大资管的放开、投融资需求的分散实现,将推动信托回归本源,富裕阶层的财产管理可能成为一大突破点。

一些家庭传承、移民计划的托管业务开始开人民报道指出展。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很多高端俱乐部的客户经理,摇身一变成为信托业务员。虽然他们的眼光仍然局限在净资产在800万的富人身上,但这已经算一个进步。

一位从业十几年的信托“老人”曾经语重心长——“大家都来抢信托的生意,并不能说完全是一件坏事。因为信托实际上真正的主业还没开始。”

他认为,所有的理由都不是理由,一旦动力足够,障碍可以被克服,制度可以被打破。真正的挑战是,在信托公司倡导泛信托制度管理时,可能为其他金融业态铺好了走近民众之路。

武汉包皮过长治疗费用吉林哪白癜风医院好兰州哪家治疗白癜风医院好

吐鲁番治疗白癜风方法
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男科好
吉林白癜风医院地址
友情链接